發佈日期:

红酒手枪(理砂)

「拉帝奥,你这混蛋!」你看着他愤怒的模样 你有些无奈 毕竟在那之前 你固执地让他赌你选的那一面 结果却是满盘皆输「你的概率学根本配不上用场 难怪你进不了天才俱乐部!」面对平常的挑衅 你通常都可以无视 但这句话却带着不留余地的力量击垮了你

明明只有一句 但仿佛就一直在你耳边回荡 你喝了一杯又一杯「紙月亮 」甜蜜又强烈的感觉直冲你的大脑 你很诧异 为什么自己会因为那么一句话失落 是因为自己的概率学派不上用场吗?是因为自己期望的事被别人打击吗?

还是因为你拖累了他?

此时此刻 你的脑海里出现了他的身影 一遍又一遍地回放着他的模样 你没了平时的理性 甚至现在连梳理思绪都做不到 似乎这对你来说像是耻辱一般 你很着急 想摆脱现在这种状态 你深吸了一口气 却感受到胸膛一股刺痛 眼前的事情开始模糊 你踉跄地站起来 却又因为眩晕的感觉倒下 等你再度睁开眼 你看到了那位熟悉的赌徒

你愤怒的拿起旁边的红酒手枪 对准了他的胸膛 他却轻轻地扶着你的手 慢慢地把枪管往上提 最后抵住他的唇 他慢慢地含住了枪管 用着舌头吸啜着里面的酒 时不时还从嘴角流出 「够了赌徒!我可不是来跟你调情的」

然而你通红的耳朵却出卖了你 他从容不迫的摸着你的脸 指尖从你的鼻尖滑到嘴巴 随后 你被温热的舌头抵住上颚 红酒伴随着唾液就这样灌进了你的喉咙 你还没站稳脚跟 他便顺势把你推倒在床上 接着是更缠绵的吻 带了些许樱桃的甜 此刻你只能迎合着他 他慢慢移动着双腿到你的胯下磨蹭着那早已发热发烫的根部

两人的呼吸都开始絮乱起来 你能从他的眼睛中看出了渴望 他发烫的身体已经散发着渴求的信息 而你也似乎捉弄般勒着他的乳尖 「唔!」你看着他的胸口开始发胀 突出的乳尖瞬间被勒得红润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