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279 則留言

纯愛

在夏天 一个幽静的夜晚 空调在沙沙作响 吹出着各种冷空气 无不点燃周围的气氛 在楼上一个房间内 灯光显得格外昏暗 昏暗灯光中 依稀能看见一对情侣 貌似是第一次 但也看得出来非常紧张 两个人也都没有什么经验 一直尴尬的在床上坐着 两个人的神情都很紧张 在空调冷空气的风下 身体不由得颤抖 因为是第一次 双方都没经验 颤颤巍巍巍的脱着衣服 在那月光下 以月光为衣 以黑暗为纱 无不显示着诱惑 然后就开始了交合 起初小心翼翼的在边缘磨合 然后再深入交流 可能是初学者 在深入的时候 明显感觉到了痛感 就不由自主的哭了出来 那股痛感想要转移 便抓紧了旁边的床单 然而 在这种环境之下还是没有平稳的感觉 然后互相彼此舌吻 虽然对于初学者来说很刺激 但是经过这一次之后可能也脱离了是个处的处境 但是这并不以为是个好消息 因为还要做一些安全措施 第一次高潮之后 很快 期待的一刻就结束了 双方都显得意犹未尽 但是也就这么沉沉睡去了

發佈日期: 537 則留言

奴隶(爹咪)

已经是第42天当公共厕所了 你看着身上下贱的浓液以及砸向你那一大把一大把钞票 你决定再忍三个星期 因为自己是奴隶 而低等的奴隶没有资格反抗 你只好继续卖shen

是时候该迎接下一位“主人”了 你带着还没变回形状的肉穴颤巍的走向门口拉开了酒店房门 迎面而来的人让你眼前一亮 和其他的人不一样 他身上的气质带有富贵的气息

他看了看你脖子上的頸圈 你也为了让自己早点出售 抖了抖胸前那两个铃铛 他满意的笑了

但你的直觉给了你一种不安的感觉

这个人很不妙。

你被牽回他的住宅里 并被安排到住进一个小型卧室 打开房门的一瞬间 你看到许多小猫向你扑来 男人摆了个手势 示意小猫稍息 它们似乎能听懂指令 乖乖地坐了下来

随后 男人用黑缎带把你的眼睛蒙上 他命令你躺下 並在你身上挤了一些粘稠的肉泥 冷冰冰的异物感让你稍感不适 就这样等待了數分钟 片刻过后 你听到了摇铃声 似乎是示意小猫可以用餐了 忽然你感觉到數隻毛茸茸的物体正在舔舐着你身上的肉泥 略微的瘙痒感让你摇晃了几下身体 结果让你乳尖上挂着的铃铛摇得更响亮了 小猫听到过变得更起劲 开始啃咬着你身上某些敏感部位

發佈日期: 474 則留言

兽人

午夜时分 你因为咖啡因摄入过量 腺苷缺失导致你难以入睡 翻来覆去也丝毫未见略感困意 你看着睡在自己旁边的兽人 庞大的身躯以及毛茸茸的毛发让你倍感安全

你回想着它的过往 它是你飼养的“宠物” 忠诚的性子也是你的精神寄托 在一場战争过後 你就是它的所有 突然间的翻身打断了你的思绪 一條尾巴呈现在你眼前

你开始挑逗地用指尖在他的背上画圈 出于好奇 你又抚摸 着他的尾巴根部 那敏感的尾巴每一次摸到根部它都会颤抖一下 你觉得特别有趣 然而 它这次没有继续忍受你的玩弄 它翻过身来 用着看猎物的视线死死的盯着你

你不小心激發他的兽性了

陇大的身躯压到你喘不过气 被激发兽性过后 他没有了平时的温柔 按捺不住兽性的他 开始野蛮的冲撞着你的身体 你那娇小的身子压根承受不了 为了转移疼痛 你把纤薄的床单抓破了 “抱我,维克多”你用着颤音命令它 它也听話把你抱了起来 而这一下到达了最深处 如同电流一般流过了你的脊椎 酥酥麻麻的感觉刺激着你的脑神经

你的手紧紧抓住它的背 指甲用力地抓挠他的皮肤

發佈日期: 355 則留言

首席催眠师(更新了)

“哇,你看这里有一只小猫耶!”你看着眼前这个刚刚杀了人的疯子小心翼翼地捧着一只奶猫 向你呈现出了天真无邪的笑容 温热的血液随着他的脸颊滴落 如此衬托之下使画面更加惊悚了 你却丝毫没有露出惊慌的样子 你上前摸了摸他的头 他也像小猫般向你撒娇了起来

这已经是第92次催眠他了 你依然还是无法從他根源上抹除疯癫 你有些疲惫了 汇报给组织实验对象的结果过后 你开始了漫长的清理尸体的工作

你习以为常的用着除湿剂掩盖尸体的腐臭味 篡改了死者的死亡信息 随后告知实验组织

“他有着如孩童般天真的残忍”

你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似乎你跟这个疯子相处久了 你也被传染了不少疯癫 更疯狂的是 你爱上他了 但是你的理性告诉自己这种想法和行为是错误的 而你也遮掩着自己的感情 继续为实验组织办事 然而 在某一天发生的一件事成为了你和这个疯子的转折点

“实验对象0492报道——”又一个实验品加入了你的工作范畴之内 你看过他的资料 是一个变种人 能随意的操控触手 似乎接触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对觸手的行动了如指掌 发现的地方是在精神病院 你扶了扶额 感觉自己又有一个新的麻烦对象要处理 你转过身 用链子夹着晶片准备往他的耳朵植入的时候 0492实验品手中的小触须突然变大 准备攻击你和你的实验品

眼看你们马上要被触须缠绕 他恳求着你解开他的枷锁让他保护 你犹豫了 但眼前准备突袭的物种充满了未知性 被迫无奈 你解开了他的锁链 他高兴的向眼前的触手扑去 咬下了一块触手的肉 随后搂着你奔出实验房 抓着被雨淋湿的栏杆一跃而下 不知道跑了多久 你们到了一个废墟 他抖了抖身上的雨 你也脱下了外套拧干雨水 晾在了高处 紧张的气氛暂时平息了下来 你观察着这栋废楼 以前貌似是一个小医院 奇怪的是 病床上有束博带 墙上还有一些一点一点的血迹 不过你还没来得及观察通透 实验对象吼了一声让你回去查看情况

真是稀有的状况 他感冒了 可能是刚刚淋过雨 身上的衣物又是湿的 他卷缩着身子开始颤抖了起来 你拿着刚刚晾在高处的外套搂在他身上 他颤抖的没那么明显了 经过一番折腾你也累了 你坐在了他的旁边开始生火 你掏了掏口袋 真是万幸 晶片居然在这个时候派上用场 你又往周围收集了一些了树枝 堆了一个小火堆 此时 你以为终于能好好休息的时候 他却开始出现异样 因为刚刚在专注生火 你没察觉到他脸色 他的脸开始变得通红 体温也开始上升

他发情了

發佈日期: 1,567 則留言

读者们的涩文(再扣6就更)

又是一如往常 网上冲浪的日子 看着现充充实的生活 你有些羡慕 达到每日犯贱KPI过后 你开始点开了都市传说频道 每个人都有些许奇怪的癖好 有何不何呢?今天文章上讲的是手机会自动安装上催眠App 但对你来说 每天的生活过得很麻木 即使传说是真的也大差不差 出于好奇心 你接着看下去如何安装这个催眠App 结果文章给的答案是 在别人的视频下回复6 你不屑的切了一声 这不就是古典的西方召唤恶魔方法吗 说罢就把手机抛到床边 扑向软绵绵的床铺 开始刷起了抖音

忽然间手机黑屏 你怀疑手机是不是又死机了 重启了一下 手机又亮起了屏幕 然而桌面和平时的桌面有些许差异 细看发现多了一个程序 多个圆环组成的Logo 艳粉的背景像是一些不雅的小黄app 点开过后 只是一个圆环接着一个圆环视频 然而原本无聊至极的动图你本应该关掉 但是有种不可言喻的上瘾 你就这样盯了数分钟 你意识到自己好像被洗脑了 然而身体却无法反抗 

發佈日期: 310 則留言

抖音审核大人的乐园

“叮咚”又是一条不能发布的作品 你坐在电脑前看着这个倔强的作者 死活不甘心的一直要发布自己的作品 你不屑地噗哧了一声 又是一条驳回的消息 眼看眼前的作者逐渐放弃 你呈现出了胜利的姿态 躺在了工作椅上 坐等着下一份修改的作品 然而 片刻过后 仍末看到下一份作品发布 出于无聊 你点开了这个不死心的作者主页 阅读起了“精神病院”的文章 

略看了一遍过后 你嘲笑着这文章不切实际 像是完成了一场有趣的游戏般 你收拾了一下凌乱的桌面 带上了胶质手套拿着一袋快过期的饲料 前往房间走去 粗糙的木质房门让开门的声音相当的刺耳 片刻过后 冒出了一个蟒蛇的脑袋 你伸出手 他便渐渐顺着你的手一圈一圈的环绕了上去 你掏着袋子里的饲料 放在他的嘴边 他便开始啃了起来 你纳闷的叹了一口气 你已经越来越难找到野猫野兔去喂食这个需求量越来越大的蟒蛇了

大致检查了一下蟒蛇身上有没有什么异样 你便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入梦

深夜里 你感觉身体被一条巨大的条状物体缠绕 特别是颈部位置 勒的你马上喘不过气 快窒息了 蟒蛇似乎在用身体测量你的大小 两只尖锐的牙咬住了你的颈部 开始喰食了起来 因为疼痛你咬住蛇的尾部 片刻过后 蟒蛇身上的毒性已经开始发效 你放弃了挣扎 看着蟒蛇舔舐着你的喉结

「叮咚」又是一条过审请求 但被蟒蛇累的窒息的你只能向这条信息发出求救 仔细一看 是那位一直被驳回作品的作者 信息上写着[请求审核与蟒蛇度过快乐的时光]随后电脑自己打开了直播 画面影像正是自己被蟒蛇缠绕

陆陆续续的进来的直播观众都被这新奇的画面吸引住 而直播画面上面则是透过直播观众来决定审核的境地 一开始大部分观众都不敢轻举妄动 直到第一位观众发出蟒蛇舔食的请求 其他人则纷纷开始留言 甚至有些人发起打赏 引来了更多观众 此时此刻已经有上千万人观摩你被蟒蛇玩弄

發佈日期: 969 則留言

入殓师(更新了)

在这喜庆的日子里 气氛其乐融融 家家户户在窗户都泛着温暖的灯光 但是身为入殓师的你却无法细细品味这环境 你小心翼翼的穿过了港口 带着一箱從死者生前偷来的饰品 准备前往码头交收 你看着手中的怀表确认时间 前往最后一个小窄口走去 忽然间一只黑色的手捂住了嘴巴 皮质的手套上那粗糙的感觉以及那触感让你猝不及防 你下意识打算用箱子撞击突袭者的头 不幸的是 那人似乎身手敏捷 躲开了你的袭击 还没来得及做出下一步对策 就被眼前这个黑衣人掐着脖子撞上了墙壁 后脑带来的痛感似乎让你精神了起来 你看向旁边生锈的撬棍 手迅速挣脱黑衣人的束博准备 然而下一步那人的反应却让你感到惊慌 他拉下了口罩 舌头进入了你的口腔 舔舐每一个角落 最后开始与你的舌尖缠绵 刹那间你感觉到某些像是胶囊的东西喂入了你的口中 可能是一直被按着脖子 让喉咙吞咽下去 就这样双方缠绵了数分钟 你慢慢开始感觉到缺氧呼吸困难 你变得无法挣扎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夺走你的氧气 而随着药逐渐起效以及因缺氧而导致的视线模糊 让你变得无法思考

开始下雨了 导致地上湿滑了起来 加上媚药的影响之下 你变得摇摇欲坠 如同提线木偶一般让别人为所欲为 黑衣人温柔地搂着你的腰 以更强势的方式开始挑逗 而你的身体开始变热 舌吻的快感让你主动凑了过去 不安分的腰开始扭动 往前蹭了蹭黑衣人的手 透过雨坑 你看到了黑衣人慢慢地往结合处抚摸 由开始打圈到 一只手指一只手指到三只 你似乎恐惧皮质手套的异物感 夹杂着害怕和挑逗 你的腿开始颤抖起来 最终没支撑住身体 跪在的黑衣人腰前 你仰头望着他 说出了想要

發佈日期: 300 則留言

精神病院(七聖召喚打输了 兑现承诺更新了一小段)

你是一名精神病患者 被家属花了点小钱扔进了一个小医院 你看看周边的环境 不仅慌张了起来 还十分的懊恼 因为你知道 想要从医院里逃出来 必须熬过漫漫长夜 避开有攻击性的精神病患者 以及你知道你现在已经没有亲属关系了 你虽然很想自暴自弃 但之前已经失败一次了 你摸着手上已经被手铐磨到烂的皮筋 盘算着今晚深夜时刻的逃生计划 趁着休息自由时间 你摸着每一块墙壁 凹凸不平的修建反而让你增加了逃生的机会 你咬破了手指用血点了点那快脱皮的墙壁 这正是你今晚要出发的道路 也是准备开始自己冒险的未来通道

深夜之时 护士长和看守人员已经下岗 你用着略知一二的开锁技术打开了配药室 陷入眼帘的却是一大堆瓶瓶罐罐 你按照初中学的知识寻找带有酸性的液体 但由于数量实在庞大 已经超乎了你的基本认知 你只能打开每个瓶瓶罐罐逐个试验 突然间一个带有红色标签试管 夺走了你的注意 你的目光聚焦在这根试管上 细看是一个红色章鱼头带着危险两字 不知是因为医院太小导致的资金不足 所以用的只是普通的木塞反映物体 不过你并没多在意,而是细看了一会则放回原处

殊不知 试管底部有一股莫名的力量顶开了木塞 软木塞落地的声音也打破了宁静的夜晚 而试管里的物体也开始浮现在你眼前 首先是一条小章鱼触须 摸了摸试管的圆环位置 似乎在熟悉着什么 接着又顺着你的手指蔓延 奇怪的是 吸盘的蠕动让你觉得莫名的舒服 你并没有制止触须的行动 而触须也感觉到你的许可 便开始整个身子爬出试管 然而不知是因为接触了,空气的原因触须变得越来越大 行动也越来越迅速 刹那间,你已经被触须蔓延到整个身子 你慌忙的随意找了一个带有毒性的液体往触须身上泼 然而这个行动似乎助长了这个生物 他变得越发越大 很快地你的大腿根部胸口已经爬满了触手 触须慢慢地摸索着身体 但敏感的你早已被触碰的酥麻 吃了镇静剂也让你稍感困意 无法挣扎的状态似乎让触须处于兴奋状态了 触手無征兆的蠕动着並从大腿根部慢慢延续到结合处 粘粘糊糊的分泌物润滑了触须让他行动开始变得迅速起来

它似乎“温柔的”蹭了蹭你那发热的不雅之處 虽然隔着病人服 但你依然能明显感受到那发烫的触手似乎已经饥渴难耐 似乎调戏般的顶撞着结合处 片刻后 你的胯下已经湿了一片 颤巍的身子慢慢开始失去支撑的力气 由一开始的强烈挣扎变成现在已经被调戏到腿软的跪姿 形成了强烈对比 你似乎没有太在意自己跪在冷冰冰的地板上 而是在慢慢发热发烫的触须上 但你似乎已经没有反抗的意识了 随着体内的温度上升 以及渴望那酥麻的快感 你反而往前蹭了蹭 触手似乎感觉到了你的“回应” 伸出了更多触须与你缠绵 愛抚著每一寸敏感的肌肤

红暈上的快感让你忍不住想呻吟 闷哼一声划破了宁静的夜晚 声控灯也亮了一会儿 破旧的医院隔音自然不好 你必须忍着 忍着那心腔上不来的气 你咬住手臂 以免叫声惊动了病人 同时也开始靠近了医院那面玻璃 将快感转移

靠到那面玻璃过后 你开始小心翼翼地维持同一个姿势 希望自己恢复一点体力 双手合十 祈祷着在自己这段不做任何挣扎的时间 触手能安分 幸运地 触手似乎对眼前的猎物不做挣扎的举止 似乎“奖励”了一段休息的时间 你也趁着这几分钟观察了一下触手 其间触手身上带有的液体带过了你的手指 仔细看 咬破的伤口已经愈合 你舔了舔手指上的粘液 如同生理盐水般略微咸的味道让你后悔试着舔 你带着口中的唾液拌随着触手的黏液一同吞下 略感反胃的感觉让你对逃离的想法更加强烈

休息的差不多了 你慢慢开始扭动着腰 逐渐激烈的挣扎挣脱了触手的束缚 然而让你意想不到的是 触手顺着你就激烈挣扎进入了你的体内 “噗啾”一声顶到了敏感点 如同电流一般流过了整个身体 你在失去意识的边缘反复徘徊 一收一缩的小穴似乎也承受不住巨根的疼痛 你慢慢地爬向门口 马上要拉到把手 触手却又把你拉回了绝望 视线逐渐模糊 温热的液体从你的体內流出

你失禁了。

然而觸手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欲求不满的继续顶撞娇嫩的敏感点 你开始痙攣了起来 触手的形状在腹部面前若隐若现微微突出了它的形状 高潮过度让你承受过大 然而明明已经是你的极限了 但身体给你的信号是马上要迎接第二次高潮 肠液的分汾已经盖过的触手了的粘液 反而更方便触须抽送 你眼睁睁地看着触须慢慢地抽出体内 然而你的肉圈还没收缩回形状 触手又一下进攻到最深处 你的理智开始受到崩坏 视线开始向上延伸

你失去意志了

醒来过后 你躺在一张白净的床上 身上绑有白束博带 看来是被护士发现了啊 你无法挪动身体 只能稍微的扭动头部环顾周围 你看到了一个如同拳头一般大小的章鱼 缓慢地向你爬了过来 它蹭了蹭你的手指头 便在你旁边睡着了 而你看着睡得如此甘甜的小生物似乎没有攻击性 你也随着他进入梦乡了

在享受完甘甜的梦过后 醒来的你发现腹部位置有个爱心型的花纹 你表情诧异 似乎对这个纹一窍不通 但并没有太过在意 毕竟首要目标是离开这个地方 你带着浑身哆嗦的身体颤颤巍巍地下了床铺 一时走神 你被某条条状物绊倒了 而这个动静惊醒了触手和其他正在享受美梦的 你本来想向病人病人呼救 然而触须以更快的速度封住了你的口 随之而来缠绕你整个身子 以按压喉咙的方式强迫着你吞咽下它的粘液 你打算用尽你的最后一丝力气爬到窗户面前拍打呼救 但缠绕在乳尖上的触须突然扭紧令你更使不上力气了 黏液從乳尖滴落

因為重心不穩嗆了幾口淫液 它还没等你缓过来 便开始磨蹭你的腰侧 缠绕到大腿根部并把双腿掰到大开的姿势 用最粗大的一根触须勉强挤进 湿滑粘腻的感觉让你一陣戰慄

涨的发硬的触须在你的敏感点上来回抽送 发热的穴越收越紧 本来肚子已经容不下太多爱液 这一次的灌射又让你的肚子鼓了几分 然而触须还没满足 开始进攻前面的敏感点 但在后面进攻的触须也没有松懈 整根的拔出又进入让你体内的爱液因为冲撞而漏出不少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 好不容易恢复的体力又让触须榨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