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红酒手枪(理砂)

「拉帝奥,你这混蛋!」你看着他愤怒的模样 你有些无奈 毕竟在那之前 你固执地让他赌你选的那一面 结果却是满盘皆输「你的概率学根本配不上用场 难怪你进不了天才俱乐部!」面对平常的挑衅 你通常都可以无视 但这句话却带着不留余地的力量击垮了你

明明只有一句 但仿佛就一直在你耳边回荡 你喝了一杯又一杯「紙月亮 」甜蜜又强烈的感觉直冲你的大脑 你很诧异 为什么自己会因为那么一句话失落 是因为自己的概率学派不上用场吗?是因为自己期望的事被别人打击吗?

还是因为你拖累了他?

此时此刻 你的脑海里出现了他的身影 一遍又一遍地回放着他的模样 你没了平时的理性 甚至现在连梳理思绪都做不到 似乎这对你来说像是耻辱一般 你很着急 想摆脱现在这种状态 你深吸了一口气 却感受到胸膛一股刺痛 眼前的事情开始模糊 你踉跄地站起来 却又因为眩晕的感觉倒下 等你再度睁开眼 你看到了那位熟悉的赌徒

你愤怒的拿起旁边的红酒手枪 对准了他的胸膛 他却轻轻地扶着你的手 慢慢地把枪管往上提 最后抵住他的唇 他慢慢地含住了枪管 用着舌头吸啜着里面的酒 时不时还从嘴角流出 「够了赌徒!我可不是来跟你调情的」

然而你通红的耳朵却出卖了你 他从容不迫的摸着你的脸 指尖从你的鼻尖滑到嘴巴 随后 你被温热的舌头抵住上颚 红酒伴随着唾液就这样灌进了你的喉咙 你还没站稳脚跟 他便顺势把你推倒在床上 接着是更缠绵的吻 带了些许樱桃的甜 此刻你只能迎合着他 他慢慢移动着双腿到你的胯下磨蹭着那早已发热发烫的根部

两人的呼吸都开始絮乱起来 你能从他的眼睛中看出了渴望 他发烫的身体已经散发着渴求的信息 而你也似乎捉弄般勒着他的乳尖 「唔!」你看着他的胸口开始发胀 突出的乳尖瞬间被勒得红润起来 

發佈日期: 367 則留言

触手

在这山崎漫步数日 你终于找到在这世上寥寥无几的神社 抬头一看 朱砂色的立柱便随着你一步一步踏上阶梯呈现在你眼前 走了数分钟 你终于看见神社的全貌 虽说算不上富丽堂皇 却给了你拔地倚天的感觉 这座隐蔽的神社所馈赠的并不是世间上的物质 而是「愉悦」

眼看马上要到达供奉的地方 你迫不及待打开手中的供品 双膝跪地 便开始参拜 说道 愿意奉上一切只祈求着神明的出现 你一遍又一遍呢喃着经文 不一会儿 一个巨大的物体呈现在你眼前 微妙的气味 笼大的身躯 身侧还带有不少触须

它无论是在观感嗅觉都给了你巨大的冲击 你被惊吓的连连退后几步 它身旁的触须却向你袭来 你被拖拽回台上 随后 触须将你慢慢递上本体面前 当中还有数根不安分的触须在你身上肆意地游动 眼看你所信仰的生物过于庞大 你心生畏惧 却不敢挣扎 你只好继续祈求馈赠

似乎得到了它的同意 触须便开始缠上你的四肢 你招架不住他分泌出催情的气味 慢慢地陷入如同流沙般的黑暗 你回想起 作为信徒 必须具备纯白之身 在供奉当日奉献你的所有 眼看一根稍微粗壮的触手触摸着你的入口 你迈开双腿 摆着诱惑的姿势邀请它

而你也如愿以偿的接受它的馈赠 先是隔着衣物轻轻的顶撞 随后分泌粘液湿润 随后触须轻扫着乳尖 酥麻的感觉让你不仅发出了满足的呻吟 你情不自禁地摩擦着 似乎示意着它快些进入 似乎领会到你的意思 进入了你的体内 你细细品味着慢慢被撑开的痛感 肉体上的收缩 最后抵达深处 你扭着腰迎合它的一抽一送 也许是润滑的原因 助长了它抽插 他的抽送越来越快 而你的痛感也慢慢转变为快感 你搂着它 体内越收越紧 你贪婪的享受着愉悦 双腿的夹紧 每一个动作都在索求更多

你随手捧起另一个触须 你的唾液和他的粘液交互 乳尖上的挑逗突然勒紧 强烈的快感突如袭来 你的体内又收紧了些 触须爬满了你的身体 身上的吸盘吸附着你 仿佛下一秒就要把你吞噬 你的乳尖发胀 仿佛宣告着马上要迎来最高点 你放开了支撑着你的支点 让触须达到最深处 体内彻底被填满 而失禁和高潮也同时袭来

但触手仍然没有停下来的意图 它体内开始灌满了粘液 使的触须越发膨胀 你的入口被撑的肿胀 接二连三的抽插似乎榨干了你所有的力气 身体也逐渐机械式的收缩 你大口吸气呼气 倮拍了拍它 呼吁着触须停下 但它却误解了你的意思 反而不断地顶撞你敏感的内部

随着抽送的加快 在到达深处的那一刹那 你感觉到一股暖流正在灌入你的身体 但你娇小的身躯接不住如此多的粘液 溢出了不少 你享受着高潮的余温 一边清理着体内 颤抖的双腿让你行动非常不方便 你吃力的扶着墙 拜了拜神社 又上了一柱香 你打开身上的包裹 吃了些糕点 便靠在台上睡着了

翌日 你揉了揉眼睛 发现昨天的触须还在身边 体型却少了不少 触须也细长了些

边干边祈祷徑文

發佈日期: 3,300 則留言

高等人种 劣质兽人

打骂声充斥着整个孤儿院 其中包括了你妹妹愤怒的惨叫 她被训斥的时候 不断向你投来求助的眼神 你心虚的撇开了眼 只因你作为高等人种 和妹妹本来就不是同一个阶级 惩罚时间结束的时候 你急忙主动第一个去迎接妹妹 果不其然 妹妹也只是开心的把你搂住 并没有把刚才的事情记在心上 你熟练地检查她的身子 发现她手上又多了几道划痕 背上更是多了几道血痕 仿佛自己都能亲身感受到自己被鞭打的皮开肉列

你凭着自己被优待的身份 接来的那位鞭打妹妹的教师 你为他泡了一杯牛奶特饮 他接过那杯牛奶 不爽的扔在你房间的地面 玻璃渣散落一地 冷冰冰的地砖瞬间飘起了一股奶香 你知道这位教师乳糖不耐受 过敏的症状也特别的明显 看见他不愿意配合 你便执行下一步计划 你拿起了输液管 吩咐着旁边的保姆按住他 随后又塞了一枚金币在保姆的口袋 保姆才假惺惺的照做 你把刚才坠落的玻璃渣装进了输液袋里 伴随着一些牛奶 针管也换成特大号 你对准他的大动脉便扎了下去 果不其然不一会便开始渗血 眼睛里的红血丝逐渐明显 整个过程不到15分钟 他却品尝了最煎熬的折磨 你吩咐着另一位保姆善后 便领着妹妹回到自己的单间

回到单间 你不爽的瞪了自己的保姆一眼 保姆看着你少女体型本来想说教 又看到你手后拿着钳子 夹着不知道谁的眼球 她便硬生生的把话咽了回去 你命令这他把自己的妹妹接过来疗伤 她便匆忙忙的去单位接待

简单地消毒包扎过后 你不满的向总部投诉 随后又把烟点在被你骑的保姆身上 她被烫得浑身发抖 连妹妹对你的行为都畏惧了几分 开始劝说你停下 保姆听到你妹妹说的这番话 也开始顺着她的话说了下去 你温柔的安抚着妹妹 另一边卻丝毫没有怜悯 你拍下几张照片发送到總部 其中包含了保姆的眼睫毛 几片完整被拔下来的指甲 分叉的舌头等等 而你的劳作似乎也得到了回报 你知道總部非常在意声誉 警告书收了一张又一张 自己也抓到了把柄 總部容不得部下被自己对待得不成人样 直到你宣告下一步要从内脏开始动手的时候 他们才妥协 给予你一个见面的机会

来到總部 你甩开了数个随从 你惊讶的发现操控你妹妹的人居然也是一位少女 甚至和你妹妹有几分相似 这一点尤其让你不爽

發佈日期: 636 則留言

饲养员

你搅着还在抽动神经的肉块 生锈的桶散发出铁腥味混杂生禽的血味 铁之间的碰撞声 让你饲养的犬种不由得分泌出唾液 他们一致的摇摆着尾巴 向你露出渴望的眼神 然而 你丝毫没有怜悯的意思 因为它们 只是富人的餐点而已

起初 你还稍待怜悯的为它们烹饪好 不忍心让它们啃食不卫生的饲料 但自从自己投入地最多感情的杜宾被「处理」后 你的感情也一同被抹杀 现在进进出出的犬种 你也只是冷眼旁观

你随意的在远处扔了一块肉 它们便顺着肉的方向跑去 你看着它们互相争夺 你发着呆 丝毫没有注意到围栏下一只杜宾还在你脚边 直到它咬湿你的皮靴 你才注意到它的存在

你似乎也习惯了刚到来的犬种还没习惯这种类型的饲养 你蹲下身来 在铁桶里割拿了一塊小的生肉 放在手心上让它啃 你看着它小心翼翼地在你的皮质手套上闻了闻 便开始小口小口吃了起来 你察觉到它的 毛色 瞳孔 和你以前的“爱犬”有几分相似 看着它身上有几处和狗狗打架的痕迹 看着它最后吃完了手中的肉块还在一直舔食 你便心生怜悯 不由自主的抚摸了它

它似乎也察觉到 变向你发出“邀请” 你这才意识到 这是发情的迹象 (公犬发情的时候会和其他狗狗打架还有饮水量增加)

到了深夜 人也会变得不理性 你听着它喘着粗气 自己也不由得分泌出了XX 而它似乎嗅到了“回应”的味道 便发疯似的挠着自己的铁链 你顺着它的意思替他解开 而你才刚刚解开 他那壮硕的身躯撞到你小腿

蹲着的姿势更容易让你重心不稳 大腿形迈开的姿势 正巧是能看到湿润的地方 它像先前被投喂食物一样嗅了嗅 便开始舔食起来 粗暴的咬掉内裤让你畏惧 它的眼神像看着饲料一样 此時的身份如同互換一般 作为饲养员的你 只能任由它擺布

让你诧异的是 “它”非常温柔的对待你 利用自己的唾液润湿过后 才用舌尖慢慢地在敏感处打圈 生来具备的长舌在此处居然有用处 你被“舔食”的浑身抖擞 数分钟后 它停下了动作 开始吸吮着你的舌尖 作为人类 你从来没想过第一次初吻献给了野兽 仿佛打从某个瞬间就切断了什么 也许你是在用某种扭曲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养宠的想念吧

你扭着腰 来回迎合着它 品尝着禁果带来的酥麻快感 你深陷其中 连同理性和本我一同被吞噬 你甘愿此刻被大脑皮层分泌的多巴胺支配 下半身开始在它的舌头来回磨蹭 你享受着舌苔带来的粗糙感 唾液带来的润滑 即便偶尔碰到利齿 也被化为快感

扭腰的速度越来越快 呼吸逐渐乱了节奏 但你顾不上这么多 只希望它继续在你的敏感肌肤上多一点接触 在你的摆弄下 埋藏在最深处的G点最终被长而有力的舌头占据 那刹那 支撑着整个身体平衡的肢体瞬间麻木 脑内兴奋达到极致 你仍然在享受舌头在你体内蠕动 它的余温 你的一张一合 仿佛双方都意犹未尽

發佈日期: 761 則留言

甜苹果园18+

承载着微风之下的甜苹果园弥漫着果实的香气 你抱着一栏笤子准备埋在果树下做绿肥 你弯下腰 熟练的铲掉杂草 再给土壤浇水 你细心的给每一颗植物浇灌 唯独是这颗细小的苹果树 你对他特别呵护有加 结出的果实却永远都不会成熟

这颗苹果树的由来也很特别 是一位年老的先生用高价租下了这块植园 每次来考察 也只会关注这颗苹果树 你不明白这位老先生为什么对这盆发育不良的植物如此执着

一天 你按捺不住好奇心 刨开了土壤 不负所望 你确实找到了什么 一本牛皮纸质的文书 你大概推测到 上方图案记载的是苹果带有禁果的意味 处处标上“危险”的记号都在诠释着苹果的危害 你很错愕 这本文书写作处处都有荒谬之处 却又带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真实

在好奇心的推动之下 你偷偷地摘下那一颗苹果树上的果实 一般而言 未成熟的果实上的色泽通常都是青黄色 口感酸涩 但他却有着饱满的红色 香气也比其他果实更清香 口感绵密这一点更是让你惊讶不已

虽然那位老先生叮嘱过不能对他的植物做除了浇灌以外的事情 但尝过甜头的你终究还是忘不了那种味道 便把苹果籽埋在了自己的田园里 数个周期后 苹果树上如约而至整除的数颗饱满又清香的果实

發佈日期: 380 則留言

焦虑性神经症

在这里度过的每一秒都是折磨 都是煎熬 因为精神疾病上对大脑的损害过大 你已经不能再集中注意力了 自己再也重拾不了曾经热爱的事物 写不出以前的水平 找不到可以寄托自己精神的事物 却要每天承受着谩骂

孤注一掷的决心 却输的体无完肤 原本还有一丝挣扎的你 现在也被磨削的遍体鳞伤 你感受着烧酒带过你喉咙 仿佛只有它的温热 才能让你感受到短暂的解脱 也让自己能够入睡 你用着各种方法逃避现实 但你却不能自私的了解自己

因为自己淋过雨 所以不甘愿看到别人在雨中奔跑 短暂振作起来的情绪 却不能为自己疗伤 仿佛就像提线木偶一样 你的手止不住的往头皮上抚摸 扯下一根又一根的头发 一切都显得你多么脆弱又无助 你的意识涣散 四肢无力你拼命的呐喊 收获的却只有失望

發佈日期: 549 則留言

姐強弟+小玩具放置

一声又一声的大喘 刺激着你的耳朵 颤抖的身体和他平时乖巧的模样有着强烈反差 你看着他被你放置的玩具玩到哽咽落泪 仿佛让整个房间里的空气都燥热起来 你蹲下摸了摸他红透的耳根 坏心眼的往他边上吹气

他不受控制颤抖了起来 反应让你甚是满意 作为“奖励” 你摸了摸他的头 随后指尖顺着脸颊摸到他的下颚 微微抬起他的脸 你仔细的端详着他 充满恳求的眼神 涣散的眼睛 你用指尖幫他擦了擦眼角的眼泪 随后拿出细长的尿控棒缓缓的往里推进

他抖的更厉害了 没喘过气的他干咳了一声 挺住早就已经渗出些许 你没给他缓解的机会 又把旁边的振动器调大了幅度 一点一点的将他推进地狱 他狠狠的瞪了你一眼 而你只是耸耸肩 推来了一面镜子 放在他眼前

看到自己如此下流的模样 他别开了头 逃避当然让你不满意 你又把尿控棒往里推了一些 他的反应变得更激烈了 你在挺住旁边打圈 从温柔的爱抚变成按压 嘴也往他敏感的乳尖呼气

眼看他真的快失去意识 你便慢慢地往上拉尿控棒 拉到中端的时候 你忽然快速的它抽出 突然的快感的让他招架不住 甚至在高潮之后仍然在颤抖

發佈日期: 554 則留言

创伤后压力症候群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一声又一声像是喃喃自语般的道歉 在你耳边回荡 你慢慢睁开眼 发现自己用着极端的姿势躺在地板上 腹部还有很多瘀血 手臂上一道又一道的划痕

你努力地挪动着头 把视线移到那个自言自语的人 眼看眼前的这个人看到你苏醒 他欣喜若狂 激动地拿起你的双手捧在自己心口上 询问着伤势 你卖力地挪动了整个身子 努力的回应着他 确认了自己的脚能够移动之后 便准备告知他一起逃走

晃突的是 眼前的人听到你要离去之后脸色突然暗沉了起来 这時 你才发现他的右手拿着滴着血石锤 你还没开口说话 他便把石锤扔向你的腹部 原本就已经伤痕累累的身体受到了二次撞击 让你痛得甚至先声

然而 眼前的人却没有丝毫放过你的意思,他捡起石锤一直往你的心脏处敲打 无法动弹的身体只能默默承受这份撕裂的痛 知道胸膛上早已被锤到血肉模糊 才因为失血过多昏迷了过去

發佈日期: 409 則留言

乙女向,百合,馬騎馬,

漩涡型的瞳孔如同催眠般 一股晕眩的感觉充斥着你的大脑 本来同样是恶魔身体人类心 你却感觉到强烈的落差 只是对视一阵子 便轻而易举地被支配 如同上次喝醉酒一般 只能瘫软着身子任人宰割

第二次接吻是玛奇玛 你却带着恐惧迎来第二次交缠 每时每刻都防备着啤酒和呕吐物的腥臭涌入你的喉咙 然而这只是简单地一个湿吻而已 你的口中只有可乐棒棒糖的甜

你想起了当时她拯救你 不会嫌弃你身上的恶臭 给你食物 一切一切对你的好 你也心甘情愿的被驯服 也可能只是那个时候 早已被支配 你的脑海里想过很多个画面 最后眼睛把你带回到现在暧昧的场面 她感受到你的注视 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又像往常一样命令你

“回答我”

“汪”

下意识地回答让你彻底沉沦 你看不透她似笑非笑的表情 摸不清接下来行动 如同陷入地狱一般 无力的嘶吼 紧张的情绪让你脑部充血 呼吸加快 激素也逐渐上涨 只能一步一步的看着她摆弄 从外套到衬衫 衬衫到内衣 最后罗露出雪白的肌肤

你看着她一件一件直到把衣着全部脱掉 但唯独领带和袜子依然穿在身上 不知为何这样的穿着让你感觉她更赤裸裸的展现在你面前 恍惚不定的眼神却在此刻只敢盯着她的指尖 她似乎顺着你的意打了一个响指 让你把眼神重新聚焦在她的身体上

你就这样盯着她直到你意识重新涣散 她却突然一步步逼近 你下意识的后退 却因为失神绊倒 跌在了办公桌上 但她却把这个失误当成一个机会 更加肆意地把头靠近你的脖子 轻轻的咬了一口

發佈日期: 297 則留言

迷情剂

一阵嘈杂的声音从病房外传来 吵得你头疼 缓缓睁眼 只见白色的天花板在眼前晃动 你受够了环境的嘈杂 便一如往常地前往医院注射兴奋剂 这家医院在背地里贩卖着政府的药物 你不仅没有揭穿 反而以此为掩盖 更好的隐藏自己的药瘾

你熟练的撩开自己的袖口 往自己血管上注射 一套流程下来不到三分钟 你便整理好衣着准备回家 但在你握住门把的下一秒 全身酥麻的感觉让你倒地 爱液湿透了内衣 丝毫没有给于让你冷静的机会

你走上病床上的床脚 撩开了裙衣 隔着内裤蹭了上去 享受着顶撞敏感处的感觉 你的大脑让你不满足现在的快感 你拿起探热针 用着唾液湿润了一下顶部 便开始抽送 顶部金属让你的身体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也是因为这下抖动让你不受控的泄流淫液

但剂量仍然让你处于兴奋状态 体内的爱液分泌的越来越多 你却加快了抽送的速度 顶撞体内的水声越来越大 强制压制自己的喘息让你越发敏感 却在此时 你听到门外有病人轮候的声音 但快感却让你身体不受控的扭动 在一下下碰撞敏感处 你喷出了X水 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