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280 則留言

公爵

夜色已晚 泛着微弱灯光的灯牌照应着街上 人群也缓缓散去 也就只有数个喝得烂醉的男子 迈着步伐行走在路边 家中的少爷尤其厌烦吵杂声 你也习以为常的驱赶那几个醉汉 关上公寓的大门后 你开始为少爷准备餐点 在家族里 你当了多年的执事 少爷的喜好你了如指掌 然而 就在今日 少爷提出了想品尝另类的【餐点】并示意你前往他的卧室 多年来 你还是第一次听到他的要求 一向年幼的少爷温顺 听话 从不对餐点抱有任何怨言 你对他的回答朴感诧异 但你也明白少爷已经步入青年的叛逆期 也就没多猜想 步入了他的寝室 在微弱的灯光下 他充满了慵懒的感觉 也许是古典音乐的衬托 让你不仅稍微松懈了一点执事的模样 然而少爷下一步行动 打破了此刻的气氛

看着眼前年幼的男子 缓缓地解开了你制服的排扣 少年看你还没反应过来的样子 又俯下了身子 咬着西装裤的裤链 手也没有怠惰 缓缓的摸上大腿根部 这时你才意识到 自己似乎陷入了深渊 你连忙推开了少爷 但敏感的身体出卖了你 湿了一小片的布料以及稍微颤抖的双腿 少年似乎对你刚刚推开他的行动非常不满 随后用着唾液湿润了尿控棒过后便插进你的尿道

刺激的快感让你想要呻吟 然而下一秒 口腔却被少爷的巨根填满 慌张的你乱了心神 好不容易吐出了巨根却又被摁了回去 让你呼吸也乱了节奏 视线也因缺氧逐渐模糊 鼻子只能嗅着淫乱的气息

看见有些许液体溢出 他不满的皱眉 纤细的食指缓缓的摁下去更深處

發佈日期: 283 則留言

继母

电线燒坏的气味刺激着的嗅觉 你扯了址被肋骨卡住的电锯 又在清單上消除一个 你点燃了烟 深吸了口 回想至今 你好像也差不多习惯干这种「肮脏活」了

你回到了公寓 看着优雅的继母 品着红茶 和身上溅满鲜血的你对比显得格外邋遢 你也特别排斥这位外来之人 他身上高贵的气质仿佛藐视他身上高贵的气质仿佛藐视着你们家族低贱的血统 除此以外 这位老女士异常的贪婪 如同吸血鬼一般 吸取着你自己家族的生命 但不知为何 你却没有动过丝毫对他杀生的念头 似乎这位老女士在你心中萌发出了异常的感情

家里那不争气的父亲 却被年轻的继母迷了心魂 任劳任怨地满足他所有娱乐 某一天 他提出了让你贩卖器官获取更多金钱 你看着眼前亲生骨肉的父亲 感到格外失望 你眼下掃视到继母一副无关紧要的模样 心中怒火冲天 在肾上腺素的影响下 你了解掉了自己的父亲 继母似乎被你这举动惊吓到了 失去了平常优雅的姿态 你缓缓地向继母走去

用着锋利的刀剑架在了继母的脖子上 慌张的神色似乎为你带来了满足 你轻轻的用刀被触碰着这位老女士的身体 缓缓的用刀尖剥开了胸膛 白雪的胸部线条呈现在你眼前 看出平时对自己精致有加 你报复性的在她胸上划了一口

發佈日期: 367 則留言

煙花(更新了一小段)

如同机器似般的重复字语 日复一日的烦躁日常 让你对最近的生活感到了枯燥乏味 然而今天某一件包裹的到来,让你彻底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包裹上没有寄件者 细心观察过后你发现包裹里面散发着让人上瘾的气味 出于好奇心 你打开了包裹 一根一根烟花棒扎堆 呈现在你眼前 你抱着略微失望的心态 点亮了一根烟花棒 然而烟花棒磨出的气体慢慢形成一个人形迷雾 迷雾笼罩着你 同时飘着烟的烟花棒散发着如同媚药般的气味刺激了你的大脑 而烟雾慢慢开始向你纠缠 吹开了细薄的一层衣服 而烟幕对你的触感 越来越明显 越来越用力 渐渐的缠满了你的双手 似乎拥有了某种力量被操控你开始不自觉的爱抚着那发热发硬的挺柱 你贪婪的闻着那浓厚的气味 嘴巴也不自觉地张开

你似乎被命令式的动了起来 手开始从下往上的挑逗 指尖划过了红晕 你似乎不夠滿足 沾了舌尖的唾液 湿润了挺柱 並以打圈的方式在敏感点的周围抚触 你的视线被泪水填满 发红发烫的脸颊显得特别淫荡 口水也止不住地从嘴角流下 快到极限的身子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你渴求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