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299 則留言

触手

好奇心的驱使下 你终究还是抵不住诱惑 踏进了深不见底的洞穴 外面依旧有的微弱光线照进来 所以你能看清地上的杂草落叶 走了一段时间之后 光线就全部消失了 你划了一根火柴 打算照着路面继续前进 但此时此刻火柴去弥漫着微妙的气味

火柴的烟雾散发的越来越大 不久后组成了一大团烟雾 渐渐的演化成一条一条蠕动的细长器官 你下意识地摸了摸 它也似乎能感知到触感 便慢慢地开始向你的手上缠绕 确认你没攻击他的意图后 位於管足前端的突起條狀物便开始吸吮你的体液

你的身体响着被侵犯的信号 但大脑的兴奋却又充斥着你继续 眼看触须漸漸开始向你的敏感处游去 你便抑制不住颤抖 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 腰也不知觉地配合它扭动 仅仅是挑逗着乳尖 你的快感却如同XX一般 随后 不知名的液体喷了出来

忍受着高潮的余温后 你的身体便放松了不少 忽然间 它的環狀吸磐用力的收缩 拉扯着你的皮肤 痛感刺激着你的大脑 頭頂前端的凸出部份注入那粘稠的液体 让你的恐惧又上升了几分

腹部被填充的稍微突出 时不时还溢出些许 隆起的乳尖让你干呕了几下 但触手不会对你产生怜悯 它把你拖动到自己的栖息地 暗淡的光线让你勉强看清 这一片沼泽地布满了卵巢 你往上一看 一只比刚才更笼大的觸手怪虎视眈眈地盯着你

它低沉的咕噜声仿佛在施令着什么 片刻后 你的腹部下方便泛起红色的纹路 大腿内侧和敏感处开始灼热 你努力的控制住自己保持清醒和平衡 卻还是抵不过本能 开始主动索取快感

你开始扶着触手最粗的根部上下抽送 自己扭动着腰让触手碰到最敏感最脆弱的地方 湿滑的黏液让你浑身发痒 你抓住挺柱般大小的触须开始用舌头和它交缠 前

端的触须已经蔓延到你喉咙深处 并开始分泌大量的白色液体 你卖力的尽量吞下粘稠的糊状物 但触手依然源源不断的注入 同时在腰部又用力勒紧 按压着膀胱位置 原本在深处的触须受到挤压 反而涨了几分

腹部越来越胀 胀到让你觉得有点反胃 盆骨中端甚至突出了触手的形状 你渙散的意识让你的视线无法聚焦 只能隐隐约约的看着触手缠绕着你的耳垂嘴角 甚至是指缝 它湿滑的溜过都能让你感觉到快感

你终究还是没能抵住束博 彻底放弃了挣扎 触手察觉到你的气息微弱的时候 便把你倒吊了起来 带到触须蔓延的核心中 里面有几具奄奄一息的尸体 貌似被榨干了一般 但触手还是一直在他们体内游荡 似乎把他们当成的养殖的囊袋 你极力地控制住呕吐的冲动

此时在体内触须打算抽出来 但你身体早已吸住将近根部的位置 甚至触须也有点卖力 才能把一整根抽出来 触角的尖端开始向你的尿管搅动 犯规的刺激你失禁 触须上的吸口让你从未开发过的领域直接泄出身上的体液 你感觉到全身的毛孔都在收缩 淫液止不住的流

此时你感觉到肚子越来越胀 体内一直排出颗粒状的卵 伴随着湿滑的粘液掉落在触须上 孵化的卵粘附在你的身体各个部位 开始吞噬你的体液和汗液 瘙痒的感觉强制让你保持清醒 承受这早已超出极限的快感 直到最后一颗卵排出

你彻底失去意识了 晕眩的你就这样倒在了触手的束缚下 只剩下几根幼小的触须吸附着你

發佈日期: 1,784 則留言

天性

嘈杂的车厢充满了种种杂音 人群挤满了一个车厢 让本来身心疲惫的你更加劳累 你听着广播 眼看还有15个站才下车 你只好闭上了眼睛靠着扶杆浅睡 两个小时后 你带着倦意醒来 你揉了揉眼睛看着车厢窗外 人群已经疏散了不少 眼看要到站 你便站在车门边

忽然间 你感觉身后有一双粗糙的手正在往自己的裙底摸索 你没质疑太多 只是往前稍微站了一步 然而那双手却跟了上来 还开始肆无忌惮地摸着你的XX明显能感觉到手指隔着你轻薄的布料挑逗 另外一只手也握住了你的手腕 手肘还时不时顶撞自己的胸部 眼看要扯开内衣开始侵犯——

此时 广播声响起你到的地点 你用力地甩开了他的手 往站台的休息室奔去 你看着镜子里照映的自己 衣服也只是稍微凌乱 你找了一个用厕整理着自己衣着 关上门的时候 你才发现身体异常灼热 尤其是自己XX 你不由自主地向自己燥热的地方抚摸 快感比自己平常还强烈 你慢慢地加快的抽送 马上要高潮的时候

你卻听到厕门拉开的声音

發佈日期: 296 則留言

刘辩

“一个个都想成仙 丢下我一个人”

眼看石门即将要关闭 你只好安抚刘辩冷静下来 你用力的握住他的手腕 制止他继续挠墙 他被你触碰卻瞬间冷静了下来 但地宮空气稀薄 你必须抓紧时间找出口 但没走几步 你们就听到守卫的吆喝声 你又往后退了几步

走到了一个地宫深处的地方 你大口大口的吸著空气 但空气实在稀薄 你感到头晕目眩 倒在了他的怀中 迷迷糊糊中 你隐约感觉到他在擁抱 愛撫你的身躯 从眉心到鼻尖 耳朵摸到下颚 最后停留在嘴唇边 他慢慢地抚摸着一个唇瓣 接后吻下

你以为这只是他索求安全感的表现 但他的占有欲超乎你想一下 你感觉他又开爱撫你的腰线 指尖又从大腿缝隙划过 一股莫名的燥热感全身袭来

你准备开口制止 他却以最快的速度封住了你的口 温热的舌尖交缠在一起 他肆意妄为的在你的口腔搅动 窒息感让你越来越晕眩 似乎连接神经的根线断掉一般 你的身体让你放弃了反抗

他也彻底的失去平时优雅的形象 解开你的腰封 扯开了缎带 像是一只饥渴难耐的野兽 想快速得到解脱 指尖从大腿内侧往上延伸 一点一点的挑逗 直到湿润才开始用最细长的手指开始慢慢抽送

距离上一次已经隔了很长时间 你的身体又恢复了敏感 你扭着腰配合他的一抽一送 他的身体就如同火烧一般 却又不敢粗暴的对待你 但你依然能感觉到他的手指比之前加快了速度 在湿滑的X液和指尖的缠绵之下 迎来了第一次高潮

發佈日期: 3,839 則留言

刘辩x你

“你想不想喝酒?”“今晚有空陪朕喝酒吗?“

这位屁颠屁颠跟在你后头的男子不断问着你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 就像儿时一样张口结舌 你刚处理完杂碎的事务 身心疲惫 喋喋不休地说話让你感觉心烦意乱 你背着手没理会这位粘人的“小貓咪” 只想加快脚步 抓紧前往目的地派送文件处理要事

你停下了脚步 眼看天色已晚 让找不着回去的路 眼前的悬崖边说明你不得不原路折返 夜晚的温度也逐渐转凉 你和他不约而同地打出了喷嚏

无可奈何之下 你们找了一个破旧的小木屋准备度过今夜 幸运的是 还有一个小灶台 你眼神示意着他生火取暖 他看到你理会便匆忙的点头 立刻坐下生起火来 而你便开始拧干衣服

忽然间 你感觉到一股视线目不转睛地盯着你 通过火苗 他的眼睛错愣 但又充满着爱意 你无奈地瞥了他一眼 他开口道 “想抱抱你”

你本当想拒绝 但阴凉的气温实在冷得刺骨 再加上怒火也差不多消去 你便让他抱着 他便一把把你抱住 双方的果然暖和了不少 你的体温也慢慢恢复 当你正想松开他的手 他却抱得更用力

“我想要的不止抱抱”

發佈日期: 348 則留言

心纸君(袁基)

到了朝日 你看着自己脖子上还留着昨晚袁基的“痕迹” 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你拿胭脂膏掩盖他的吻痕 便开始整理着昨日商谈的文件

此时 文书上掉落了一片红叶 带着一张小纸片 你迫感诧异 纸片质量如此之好 寄出者必定是大富大贵之人 你细阅了来信 信中之人不出所料 是昨天那位长公子 袁基

来信只是透露着他对你的思念 占有的渴望 以及见面的時分 内容和他清冷的形象形成巨大反差 寄出这种带有爱慕之意的来信到府上 收信之人甚至已有君子 胆量不容小测 你叹了口气 报复似的瞪了瞪躺在桌板上带有袁基形象的心纸君 便开始整理仪容准备赴约

天色已暗 落日熔金 你却被突如其来的文件耽误了赴约 而心纸君却在你准备出府的时候响了起来 不出所料 是袁基的纸人 他的口吻带着些许期待 口中却是抱怨入夜仍未见到人影 他的声线异常的大 能想象出 他侧卧在床上抱着自己的纸人说话

“殿下是不想和我会面吗?”话音刚落 他又接上一句“不知殿下是否听闻过 和形象如此相似是因为和身体有着连接”说罢 你便感受到自己大腿内侧有着不可明状的物体在挑逗

發佈日期: 1,907 則留言

袁基x你

“二公子!长公子在屏风后旁听 听着听着突然晕倒了!”匆忙中断的议事 让你和孙策被凉在原地 你吩咐的孙策留下和他们继续商谈 随后赶忙第一个冲上查看公子的状态 好让议事得以继续

绕过屏风后 你看见熟悉的面孔 面露怒火之色 你伸长手指试探是否还有气息 得知仅仅是晕倒过后 你松了口气 便打算起身回去继续议事

忽然间 你的手被牵住 回头一看 他正用着惹人怜的眼神盯着你 “殿下可算想起方才了?”冷若冰霜的脸庞淡淡的说出了这句话 和刚刚被气晕的他形成了对比 话语中透露着委屈 竟让你有些于心不忍 他起身拂了拂衣裳 缓缓向你靠近 书香和茶香在他的身上衬托的格外迷人 你没反应过来 他便一把把你扯了过来 平时柔弱的他忽然使出如此大的力气 让你失重倒在他的怀里 但你并没有过多时间思考太多 毕竟商谈才是要事

眼看你目不转睛的盯着屏风 似乎心生妒忌 便提着你的下巴 强行让你的目光聚焦在他的身上 你这才看见 他的眼圈泛红 眼眶蓄满了泪水 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滚落而下 察觉出你的表情抱有歉意后 他便顺势拿着你的手抚摸着他的蛇耳饰品 滑落到脸庞 又提起你的手抚摸他的眼边 随后到鼻尖 最后停在了他的薄唇上 孙策的叫嚷着却打断了你们 他们脚步声逼近 你不得不终止他的肆意妄为 最后他在你脖子上轻咬了一口 并在里耳旁轻声说道

“请殿下务必留着我的气味 不要随意让人沾染”

發佈日期: 306 則留言

赌约

「点数三」随着发牌师的声线落下 你被告知这场赌局自己惨败 你「成功」地把自己寥寥无几的资本输得一塌糊涂 你无力的看着赢家把自己的筹码揽到他身前 等待着他开口索取获胜的奖项

让人意料不到的是 眼前这位男士开口所要的是自己的身躯 而不是奖金 这个回答甚至让你感到侥幸 你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傍晚 你按时到达棋牌室 他的神情随和 慢悠悠地撿了一枚筹码硬币 扔到了你面前 看着他的眼神示意让你拿起 你刚触碰到那枚硬币 便感受到一股电击袭来 还没等反应过来 你的身体早已瘫软在地 而眼前拿着木杖的绅士似乎在欣赏一场华丽的表演般拍起手来

他慢悠悠地走到你面前 紧了紧皮质手套 随后捡起硬币在你的乳尖上打圈 身体便不受控的痉挛起来 随着一丝丝快感和疼痛涌上你的大脑 你迎来了第一次高潮 但男人没有丝毫停下的意图 甚至加大力度 按压着你的挺柱

初次品尝高潮的你自然不能接受持续刺激 你开始哀求男人停下 身驱抽搐的幅度也越来越大 下意识地躲避却让人看的悅目娛心 他似乎更期待你被强制性承受快感的表情 便用木杖蹭了蹭早已湿热的穴 随后一点一点的抽送 而你的精神也逐渐恍惚 便助长了男人的行为 让他变本加厉

木杖越来越深入 感受到强烈异物感的你却无法挣扎 为了让你安分下来 他锁住了你的脖子 呈现上压着身体的姿态

突如其来的贴近 让你的身体越来越敏感 温热的舌头贴着你的脖子 逐渐的往你的耳朵靠近 他又咬了咬你的耳垂 你的表情又是呈现出羞愧的模样 同时 他的腿也没有松懈 一边蹭着你的大腿内侧 一边欣赏着你的样子

对他而言 挑逗你的身体似乎是他的乐趣 早已饥渴难耐的身体已经吞入了一大截木杖 每一次抽送都是紧紧的收缩 微挺的挺柱吐出了透明的液体 说明身体要迎来第二次高潮了 速度越来越快 羞耻的拍打声音越来越响 在木杖顶到最深处的时候 你的身体无力的颤抖 而挺住一点一点的吐出 宣告着今晚的落幕

到了朝日 被折磨到劳累的身躯让你沉睡了一晚 你记不太清之后的事情 你揉着眼睛 看到内衣夹着一张纸片 是男人的酒局邀约 品尝过男人给的“滋味”过后 你不敢违抗他的命令 你只好硬着头皮前往赴约

你并不是很理解 为什么要选这个时间 品酒的最佳时刻不应该都是傍晚 你边想到 便在昨天同样的地点赴约 看着昨天在这里干过的事 让你对这个房间产生了些许抗拒 幸好 他真的手捧着一瓶日本清酒 他开始优雅地为你倒酒 似乎从未发生过什么 而你却被他这种反应感到恶心

不一会 他便把倒好的酒遞到你面前 你抿了一口 没想到入口是温热的米酿 缺帶有一丝丝的辛口 这种喝法让你感觉不坏 而男人却只是托着腮等着你一饮而尽 就这样过了一阵子 两人脸上都冒上红晕 酒瓶也快见底了 男人便起身去开一瓶新的热酒 而你也擦了擦杯子 但他却说这瓶酒还有别的方式饮用

说罢 仗着你的头昏脑胀 他把你扔在真皮沙发上 酒精促使下反应慢半拍的你 才发现他把温热的清酒瓶口 对着了你的洞穴 而温热的米酿在瓶口渗出了些许 正好湿润了你 随后直接把整个瓶口塞了进去 你感受到体内有许多温热的酒在灌着你的身体

可能是辛口酒的缘故 微小的刺痛和酥麻贯穿了你的全身 些微浓稠的酒在一点一点的流动 他便帮你脱去外衣 解开领带 双方浓厚的酒气混杂在一起 你看着他脸庞上也冒起了青筋 在气氛的衬托下格外的帅气 但还没有足够的欣赏时间 你便被领带蒙住了双眼 还能感受到他在你的后脑位置打了个结

脱去丝绸的衬衫后 上半身的肌肤裸露在外让你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蒙住双眼让你多了一丝紧张感 你只能靠肢体感受他的一举一动 他温热的躯体此时让你萌生了依靠 后穴的一吸一缩 呈现出你身体的渴望 腦内的欲望逐渐放大 他的手把你的手带到他自己的脸庞上 你的指尖顺着脸部的线条摸下去

随后 带着你的指尖触碰嘴唇 他的耳朵 让你只靠触感感受他的构造 这种温柔的挑逗 让你终于放弃忍受自己 你双手感受着他唇部的位置 便顺势吻了下去 湿滑的舌尖缠绕在一起

發佈日期: 589 則留言

互喰

「痛吗?」

眼前的男人摸着你的瘀青 他的神情中卻没有一丝怜悯 反倒用力地按压 没能忍住疼痛的你叫了一声 现在是清晨 所有人都在甘睡 怕你发出太大动静 他便扣住了你的脖子

缺氧的你精神涣散 只能大口吸着他的气味 你闻到了参杂着汗味 古龙水的味道 还闻到些许荷尔蒙的散发 被调教过的你 不受控制的分泌出汁液

而眼前的男人似乎也察觉到了你的身体反应 便开始帮你解开纽扣 一点一点地扩张 你捉摸不透眼前的男人 突如其来的温柔让你猝不及防 而你的身体也没有拒绝的意思 反而扭着腰迎合男人的一举一动

似乎双方都放弃了理智 开始贪婪的索取快感 你的舌尖贴着男人乳尖打圈 而男人也從二指变成三指扩张 纤细的手指深入得几乎到达直肠持续被触碰到敏感点的你发出了满足的呻吟 迎来了第一次的高潮 然而双方也不够满足 还没缓解过来便开始了第二次

發佈日期: 1,574 則留言

催眠

你睁开眼 发现自己身处在狭小的空间之下 眼前的男人看见你醒来过后 带上了半掌手套 并在你下颚之间来回抚摸 他的指尖 散发着一种甜蜜的香味 你还没反应过来 便被控制了

看着四肢任由别人摆布的你 就连求饶的话语也无法发出口 这种感觉让你想起了当初被他逼到绝路时候所受到的屈辱 那种对生命不确定性带来的惶恐 不知道催眠师下一步行动的茫然与恐惧

这些情绪都在这一刻涌上心头 让你的脸色变得苍白 呼吸变得急促 全身的肌肉也紧绷起来 眼睛瞪大 瞳孔中映照着那个正在不断侵略自己的男人

發佈日期: 524 則留言

人偶

你又怎么可能对自己不了解呢 共享着同一个灵魂 用着一样的躯体 你的双手紧紧地抓住人偶的手腕 看着自己莹莹落泪的模样 你庆幸着幸好把媚药调包 他的脸庞泛起绯红你提醒着自己保持理性 为了避免让他做出什么 情急之下 你只能把他逼去角落

「别看我…」

占据下风的他似乎已经意识到自己走投无路 但这种哭腔的声线似乎只会让你更兴奋